白落梅,唐诗宋词

发布时间:2017-03-07 来源: 唐诗宋词 点击:

篇一:一语,透花心

肃秋渐渐远去,冬来寒雪的脚步似乎也会如约而至,早晨的雨来的突然,醒来便是满地湿凉。纷飞在空中的秋叶来不及等待第一场雪,就已零落成泥。

六朝旧都百年事,尽入樵诸笑谈。当下之事,或悲苦,或欢颜,或娇羞,或愤懑,时岁更迭,经年之后,也积攒下几尺旧尘,怕连想要翻看的人也没有吧!

不懂,或是想不通,古今之人皆横亘在寰宇间,可表现出来的模样却天差地别。

我钦佩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时的豪气冲天,高官厚禄,人中吕布马中赤兔的良驹也没能阻挡他追寻义兄刘备的脚步。而现在多少人,为了那么一瞥红灯,一嘬绿酒,背信弃义。

我感慨孔明心系天下疾苦,为兴复汉室死而后已的坚贞情怀,容颜渐老,两鬓斑白也没能更改他的雄心壮志,出师一表曾让我几度激昂无语。而现在多少官,偏偏选择了骄奢淫逸,搁下了万民苍生!

我更不能理解,为何刘备有五虎上将,诸葛孔明,拥西蜀重地,得天下人心,却没能得天下,统四方,还旧都。

我还猜想,若云长不曾大意失荆州,若上方谷不曾降骤雨救仲达,那天下必定会是刘备的吧!可这也仅仅是猜测,不管是人为还是天意,故事也只有一个结局,哪怕它不在我们想象之中,哪怕它是意料之外,也不得重演。

我喜欢读史,不是因为它可以使人明智,在于它可以让我静心。

落红满径,相思满怀。也许有过去,也许只有,在回忆里才能再见你。红尘如泥,而我在最深的红尘里,与你相遇。又在风轻云淡的光阴下,匆匆别离。也许我还是我,也许你还是你,也许有一天,在乱世的红尘里,还可以闻到彼此的呼吸。那时候,我答应你,在最烟火的人间沉迷,并且,再也不轻易说分离。

白落梅真是奇女子,久居江南,日受烟雨洗礼,又有唐诗宋词熏陶心灵,修得这身不食人间烟火的灵气。真羡慕她,若有机会,我也想过一番这样的生活,不去忧愁,不惧前路,只有茶一壶,书千卷。

时光流逝无影,年华掷地有声,时间总是那么神秘,溜眼即过,我不曾抓住什么,只有这些稀稀疏疏的文字,每当看到它们,我才知道原来那个时间我度过,还有过属于它的喜怒哀乐。

东坡其实是个很无情的人,柳上枝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如此这般不念旧情,只

爱新人吗?我不敢妄加猜测,但为何当初又说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如同影片匆匆那年一般,海誓山盟很虚伪,只是在说出的那一瞬间彼此心里是真诚的,如此,也仅此。

这世间,没有什么永恒,变化才是永恒的吧!

叹时光的魅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浮云暗动,踪影交错,孤燕孓然远去,只留行人驻足遥望,方山一枝芍药,清丽的花瓣裹挟缭缭雾气,在江山面前傲然挺立,孤独却不卑微。

一生一世,相爱十年,为什么都要放到改革开放的年代去拍?那时没有过多浮华名利,人心却比现在纯洁千百倍,当下这个时代,坚贞不移,刻骨铭心的爱情怕是只有电影里才会出现吧!

看万山红遍,丛林尽染,鹰击长空,鱼翔浅底,这是一种境界,古人的双足能爬到多高呢?而现在,有高铁,缆车,飞机,可如今人眼之中,只有钢筋水泥城市里的利益牵绊吧,停下来,静静心,我们是不是走得太快太急了?身边的美景佳人,你珍惜他们了吗?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一定要外化而内不化。

不知这是怎样的一种花,装饰过谁的秋千架,只不过有人,从早春的邻家,折到自己的窗下。以为可以,挽住一段春的牵挂,反瘦减了青春韶华,春还在,人却已天涯。

白露依附于枯叶上,秋风不再如春一样轻柔,雨打梨花深闭门的女子,凭栏静思。

打马江南,春花秋月,断桥之畔轮回见,这一生,都交付与你,待红花落尽,回首已是满目疮痍。

篇二:唐诗宋词选修课作业

“近体诗”与“古体诗”的区别

有朋友问:“古诗”与“诗词”有什么区别?

按我的理解,问题中的“古诗”指的是“古体诗”。与“古体诗”相对应的是“近体诗”而不是“诗词”。因为“古体诗”与“诗词”是小概念与大概念的关系,严格来讲并无可比性,因此,只能着重讨论古体诗与近体诗的区别。

为了叙述方便,还是先探讨近体诗的特点。

近体诗不是“新诗”,不是所谓“散文诗”。近体诗又称为今体诗,是句数、字数、平仄和用韵等都有严格规定的律诗或绝句的通称。近体诗以律诗为代表。律诗有如下四个特点:

1、每首诗限定8句,五律共40字,七律共56字。

2、一般押平声韵。

3、有严格的平仄格式;平仄格式有“粘、对”的规则可循,有“孤平”的避忌。

4、讲究对仗和对仗的位置。对仗分为工对、宽对、借对、流水对等,比平仄的讲究宽松些。

也有超过8句的律诗,那叫做“长律”。在长律中,除了尾联或首尾两联以外,一般都用对仗,所以又叫做排律。有一种超过八句的律诗,叫做长律。长律自然也是近体诗。长律一般是五言的,往往在题目上标明韵数,如杜甫《风疾舟中伏枕书怀三十六韵》,就是三百六十字;白居易《代书诗一百韵寄微之》,就是一千字。七言长律也有一些,如杜甫的《清明》而首等,不过数量很少。这种长律除了尾联(或除了首尾联两联)以外,一律用对仗,所以又叫排律。

绝句字数是律诗字数的一半,一般不讲对仗,也有用对仗的。

其次讨论古体诗。

古体诗又称为古诗或古风,是区别于近体诗的一种诗体。古体诗有如下的特点:

1、有四言、五言、六言、七言等形式,句数没有限制,每句的字数也可以不齐。

2、可押平声韵,也可押仄声韵。在仄声韵中,还要区别上声韵、去声韵、入声韵。

3、平仄没有任何规定,也不拘“粘”和“对”。唐代以前的诗在平仄上没有明确规则,唐宋以后的所谓“古风”在平仄上也是完全自由的。

4、不讲究对仗,即使有的地方用了对仗,也与近体诗明显不同,表现在:①同字可以相对;②同声(平或仄)可以相对,而且那是修辞上的需要,不受格律束缚。

从上述对近体诗与古体诗特点的分析,我们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两者的区别了。问题是,由于新诗(即“五四”以来的白话诗)的出现,有人以为近体诗或今体诗就是白话诗、散文诗,而此前的诗都叫做古体诗或古诗。这是概念上的混淆。 “诗词”是个大概念,包括诗和词,都是通过有节奏和韵律的语言反映生活、发抒情感的文学体裁。上述扼要讨论了“诗”,下面再简单讨论“词”。

词,原是配乐歌唱的一种诗体,句的长短随着歌调的需要而改变,因此又称为长短句。但它区别于“古风”字数不齐的长短句,表现在:①字数一定;②平仄讲究;③用平声韵或仄声韵,甚至在仄韵中有要求用“入声韵”等规定,例如《石州慢》、《雨霖铃》、《满江红》、《忆秦娥》、《水调歌头》等就常用入声韵;④在固定地方用对仗(如《浣溪沙》下阕头两句,《满江红》上下阕中间一联,就像律诗中的对仗要求一样;⑤具词牌名称;⑥具词谱即每一词牌的格式。所以,依照词谱的规定格式写词叫做“填词”。

词大致可分为三类:小令、中调、长调。许多词牌分上下两阕。

讨论了古体诗、近体诗和词的特点之后,对它们之间的区别就应该有一个大概的了解了。

顺便涉及,有些人片面理解毛主席的说法,一见近体诗词就反对。事实上,毛主席并不一概地反对写“旧诗”即近体诗词,他说可以写一些,但是不宜在青年中提倡,因为这种体裁束缚思想,又不易学。我们必须完整地理解伟人的意思。

2、唐诗中的情

唐诗是一个浓缩了的唐代社会,唐诗是一本唐代的百科全书,因为她的“浓缩”,所以她是唐代社会的精华;因为她是“诗歌”,所以他是唐代社会的升华。读唐诗,于史中品文,读唐诗,于情中感情!

一、亘古不变的爱情

1、纯朴的民间爱情

令我记忆最深刻的是李白写的《长干行》。开头六句追忆了与丈夫孩提时“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情景,塑造了一对天真无邪、活泼可爱的少年形象。“十四为君妇”—“十五始展眉”—“十六君远行”—“门前迟行迹”,则从初婚的羞涩—婚后的热恋、山盟海誓—为夫远行担惊受怕—触景生情、忧思不断。最后四句,“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则寄语亲人,望其早归。其中留下了两个关于爱情的成语“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个平平常常的爱情故事,本身并未有曲折离奇的情节,却写得真挚动人。

2、神秘的仕人爱情

谈及仕人爱情,我不由想起了李商隐。他的爱情诗都是朦胧诗。诗人只说他爱上了一位女子,他们之间有刻骨的相思,但诗人无意告诉我们他们的恋爱过程。他诉说的是那份刻骨铭心的爱情—由于相思而带来的痛苦。“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诉说了我绵绵不绝的相思,一直到生命的结束。这种相思的煎熬是对爱情最深刻的诠释!

二、难舍难分的离别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说起离别,是令人伤感的。但唐诗中的离别或许可称得是一门艺术。

鱼雁传诗之情

古时候没有电话,没有电报,不能打手机,也不能发电子邮件,当时唯一的通讯工具就是写信。并且交通不便,寄一封信也不容易。“玉当下缄扎何由达,万里云罗一雁飞”一封封书信就由鸿雁通过长空万里,层层薄云送向远方。多么优美的意境啊!

三、天伦之情

我们都称杜甫是诗圣,其实,杜甫还有一个称号叫“情圣”。说他是情圣,是因他诗歌中的那份感情是最深厚、最诚挚的,达到了圣人的境界。

“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 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 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 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这首《月夜》难道不就是天伦之情的千古绝唱吗!

唐诗宋词里的情----卷首语

唐诗宋词是我国古代文学史上的两大瑰宝。大家知道,中国的古代文学史呈现的是一片姹紫嫣红、气象万千的雄伟气派。诗、词、曲、赋、散文、小说、俗文学??不仅名家多、成就高,在世界文学史上也占有重要地位。如果把中国的文学史比

作一部宏大的交响乐的话,那么唐诗宋词则是其中最为精彩、最为动人心魄的两段乐章。唐诗一项,现存四万八千九百多首;《全宋词》共收入宋词一万九千九百多首。很多诗句广为流传,几乎达到了妇孺皆知的程度。 唐诗宋词以其严格的平仄押韵和工整的对仗,使我国的古代诗歌从韵律上讲,达到了一种浑然天成、极为完美的境界。除了格律美之外,唐诗宋词其中的高超的艺术技巧,还有艺术的多样性与成熟感,无不令人叹为观止、拍案叫绝。但是,这些都是专家所欣赏的,学者所研究的。而真正促使这千首万首唐诗宋词广为流传、妇孺皆知的,却是另外的一个东西。就像钱钟书的作品一样,学术界推崇倍至的《管锥编》永远也不会像《围城》那样在老百姓中间那么有名气。钱钟书的《围城》是靠他对生活的睿智深刻的诠释来赢得读者的;那么,唐诗宋词靠的又是什么呢? 情!可以说,正是蕴涵在唐诗宋词里的“情”字,使它们成了流传千古、久唱不衰的名句名篇;也正是这些名句名篇将这个“情”字,演绎刻画的是那么的明白与透彻,才使它们成了脍炙人口、妇孺皆知的千古绝唱!情,可以说,是唐诗宋词的精髓所指,魂魄所在。 刘勰的《文心雕龙-知音》说“夫缀文者情动而辞发,观文者披文以入情。”意思就是作品的创作是由于作者情动,作品用来表现作者的情;欣赏作品就要入情,通过文辞了解作者的情意。皎然的《诗式》更进一层,指出诗的最高境界在于“但见情性,不睹文字”。意思是读者只能感受到作品表现出来的情,而不会注意作品的文辞。袁枚的《随园诗话》则断定“诗者,由情生者也。”提出无情则无诗的看法。就连提倡境界说的《人间词话》也说“能写真感情者,方谓之有境界”。

唐诗中的风宋词里的雨

人生匆匆,如白驹过隙,一朵雨荷淋湿了过往的所有年华。白落梅,不愧被读者赞为“落梅风骨,秋水文章”,她的文亦如她的名一般温婉悠长,她的名亦如她的文一般糯软芳华。一时间,风醉了叶子,花倾倒众生,赏心悦目的文字,当然是读者的最爱。

那些唐时风,那些宋朝雨,随着诗词歌赋的一一吟唱,沉淀了几千年的尘埃,扶摇直上,在空中悬成惊艳的枝间花陌上花锦中花。氤氲了的水墨,隐约透出朦胧的山迷离的水,一座座,一条条,展现出来的,竟是心灵深处最柔软也是最曼妙的底蕴。有了作者白落梅的优美文字,此生,我只愿意与白落梅笔下的一粒粒珍珠,一颗颗钻石,一滴滴水珠,相依相偎至白头,相亲相爱至天上见,永远不离不弃。

书名是《陈迹·清欢》(中国华侨出版社),那些耐人寻味的古物,那些老去的种种云烟,那些岁月里漫长的光阴啊,作者用手中的笔,涂抹出寂寥生活角落里一曲曲灵动的歌。读着这样的文字,瞳仁中迸出的,除了惊喜,还是惊喜。那种喜欢,是从心底滋生的,然后一寸,一寸,慢慢腐蚀了读者身躯的每一寸肌肤,都浸在无边的喜欢和淡淡的欢喜里。你不需说出自己的感受,只要淡淡一笑即可。心领神会、融会贯通的刹那,是不需要任何言语的。

来吧,和书中的任何一个章节翩翩起舞,舞成古老岁月

白落梅 唐诗宋词

里的胭脂红,鸭蛋青,水墨白。一卷泛黄的书,一张蒙尘的琴,一轴斑斑的画,一朵素雅底色上的青花,或是一方搁置案头已久的古玉,抑或满脸褶子花的老太头上那稀疏青丝里的一只样式简单的发簪,都鲜活在作者白落梅的笔端,莞尔浅笑。和这些林林总总物件的相遇,是缘,是梦,亦是生命的歌。

作者唯美的笔触,引发淡淡的忧伤,带来浅浅的心动,灯下,梦中,前尘,

后世,昨夜,今朝。那些弦琴,围棋,书韵,古画,淡酒和清茶,在一寸光阴一壶酒里慢慢、慢慢酝酿和发酵;那些诗经里的情事儿,唐诗宋词里的故事,只道一纸诗书一年华;疏梅素菊,幽兰翠竹,净莲云松,一剪梅花一溪月,美哉美哉!在白落梅《陈迹·清欢》一书中,每位读者都能从中找到属于自己情投意合的、赏心悦目的文字。尘世的熙攘中,在这里觅到一方安宁的心灵净土。唯美的笔触,配上精致的装帧,绝妙的插画,握在手中,恍如拥有了整个世界。一切有情众生,在渐行渐远的光阴里,行过千山万水,有帆悄悄过去。

词是唐朝兴起的一种新的文学形式。它的兴起和音乐有密切的关系,前人多以为它源于古代的乐府,即配合音乐演唱的歌词。词最初在民间流行,称为“曲子词”。在唐代,由于诗的巨大成就,词基本上未经引人们的重视,直到宋代,词才作为一种独立的文学形式达到其巅峰,与唐诗并称。

诗与词虽然都是古典诗歌,但词并不是对诗的继承,因为它们有各自不同的渊源,在其发展过程中也表现了不同的艺术特色。

诗更多地继承了“诗言志”的传统。在诗人笔下,诗是抒发个人理想抱负,表达政治追求的文学工具。这在唐诗中表现得尤为突出。唐诗中,诗人抒发较多的是建功立业、报效国家的追求和抱负,如“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回”等;或者是这种愿望得不到实现时的遗恨和失落,如“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浇愁愁更愁”“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等。因此,诗人的笔触大多是入世的,有开阔的心胸和高远的境界。此外,在内容上也十分丰富:既有“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边塞烽火与大漠风尘,也有“松月生夜凉,风泉满清听”的田园山水与竹林幽篁;既有“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的国恨家愁;也有“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的脉脉温情;既有“东风不与周朗便,铜雀深宫锁二乔”的吊古怀今,也有“今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悲天悯人。总之,功名事业、闺怨送别、战乱离愁、凭吊咏怀、边塞田园、个人悲苦,等等,可以说凡是现实中有的题材,都能在唐诗中找到,充分表现了其丰富的生活内容和生动的个人感情。

从晚唐开始,有一类形式把“私情”淋漓尽致且自由地表现出来了。这种形式便是词。

词最早源于民间,最初在乐工、歌女和歌栏酒肆中流传,较少受正统思想的影响。因此,词一开始便有不同于诗的面貌,内容上多写男女悲欢离合,或亲人间离愁别绪,风格上则明白易晓、流于声色。虽然民间曲子词和后来文人参与创作的词风格略有差别,但基调是一致的。这也就是前人称“词为餐科”,称词为“诗余”的道理所在。从五代到北宋初年,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词被作为士大夫一族抒写自己“私情”的工具,不登大雅之堂。

词的特色在哪里?相对于诗而言,词更便于表达诗人内心的感受,抒发个人的“私”情。因此,“诗言志,词言情”就成了词与诗的区别,“言情”便成了词的本色。这也决定了词的艺术特色是“说”的成分多于“画”的成分。

我们说词“说”的成分多于“画”的成分,并不是说词注重议论,而是指词这种艺术形式直抒胸臆的特点更为突出,更便于表达诗人内心感情,即诗比较讲究含蓄和内敛,而词抒发感情则要更直接一些。

诗和词到底有什么区别

【一】从时间上:

词,是我国古代诗歌的一种。它始于梁代,形成于唐代而极盛于宋代。诗就可以从《诗经》追溯起。

【二】从题目方面:

诗是自由取题目的,词必须有词牌名

【三】从和音乐的关系方面:

古代称不合乐的为诗,合乐的称为歌,现代统称为诗歌。但是诗最终与音乐分离,并且在与音乐分离之后,走向了自己的成熟和繁荣。而词是在音乐的土壤中萌芽产生的,音乐性是词体文学的最基本特征,即使在南宋,词不再完全入乐歌唱,而成为一种新的韵律诗歌后,它仍是要按照词谱所规定的韵律乐调填写。

【四】从形式方面:

1、句式不同:

诗有律诗和绝句,有七言和五言之分,格律诗句式整齐划一,古诗长短随意。 如柳宗元的《渔翁》为七言诗:

渔翁夜傍西岩宿,晓汲清湘燃楚烛。

烟销日出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

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

王维的《送别》为五言诗;

下马饮君酒,问君何所之。

君言不得意,归卧南山陲。

但去莫复闻,白云无尽时

词大致可分小令(58字以内)、中调(59一90字)和长调(91字以上,最长的词达240字)。一首词,有的只一段,称为单调;有的分两段,称双调;有的分三段或四段,称三叠或四叠。并且词有词牌,词在每种词牌名下有固定格式,每句几个字都有要求。

如《南歌子》的一种词牌格式为:(例词:温庭筠)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手里金鹦鹉。胸前绣凤凰。偷眼暗形相。不如从嫁与。作鸳鸯。

《如梦令》的词牌格式(例词:李清照)

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仄(叠句),仄仄仄平平仄。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2、诗词的押韵规则也不同:

相关热词搜索:唐诗宋词 白落梅 唐诗宋词精选 唐诗宋词大全

版权所有 小龙文挡网 www.xltkw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