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人解决方案

发布时间:2016-11-29 来源: 解决方案 点击:

篇一:塔木德解决方案

塔木德分配解决方案——更为理性的分配法

如果有一笔遗产600元,要分配给三个人,这三个人分别可以得到100、200、300元。但是,经过遗产的清算,这笔钱没有600元,那么应该如何分配呢?

这个问题乍看下来非常简单,三个人可以获得的理想遗产(即总和600元)按照1:2:3的比例分配,那么无论实际的遗产有多少,按照这个比例总是有道理的。但是这样的分配理性吗?换句话说,这样的分配能够适合现实情况下的各种因素吗?

举个例子,假设实际遗产的总和是240元,按照原来的比例分配,三个人实际可获得40、80、120元。但是由于要考虑现实生活其他的外界因素,比如这三个人都是需要靠遗产来度日,假设日消费最低10元,那么三个人期望的生活数量本来是10天、20天和30天,现在变成了4天、8天和12天。这样下来,第一个人的境遇显然最为悲惨,因为其他两个人都还有一周多的时间来寻找一个谋求生计的门路,而他却要在极短的时间内从一个以遗产度日的无收入者转变成一个自立根生的劳动者,这简直没办法完成。所以这个分配方案,照顾不了弱势的一方(即下面案例中的一房)。而换一个观点,假如实际的遗产能够大大满足每个人一个阶段的物质生活需要,在实际情况下,这一阶段大家就应该处在一个竞争地位,去谋求更大的利益更多的优势。而如果仍然按照比例的划分,优势的一方(即下面案例中的三房)难以维持或者扩大其相对优势地位,不符合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的趋势。综上所述,严格按照比例划分遗产是现实条件下非理性的做法。

而在记录犹太人口耳相传的生活习俗、文化的典籍——《塔木德》中就有记载这样一个类似的案例。书中的解决方案如下表所示:

这样的分配方案起初令人难以理解,直到1985年,两位数学年通过博弈论的思想才成功解释了这一个方案,简言之即这样的一句话:“将人按照要求金额的从低到高排列,使每个人都尽可能获得自己要求金额的一半或者使每个人都尽量达到损失一样。”

假如现在依然是一共三房来

犹太人解决方案

分配,就出现了6种情况。

1.如果总的金额少于第一个人要求的,那么为了尽可能达到自己金额的一半,最佳的方案必然是三个人平分遗产。

2.而如果所有人都拿到第一个人要求的一半金额,分配有余的话,这样为了尽可能使最多人拿到要求金额的一半,那么分配多余的金额就应该让第二位和第三位平分。

3.等到第二位拿到自己要求的一半,就应该把多余的财产都拿来满足第三位金额的一半的要求。

4.等到所有人都能拿到自己要求金额的一半,此时所有人的损失就是要求的一半,他们损失的大小为三房大于二房大于一房,现在如果还能分配有余,应该满足的是让三房的损失优先减少,直到和二房的损失水平一样。

5.等到二房和三房的损失一样后,分配多余的金额平均分配给二房和三房,最终让一房、二房和三房的损失相同。

6.最后的分配多余就平均分配给三个人,直到大家达到理论要求的金额。

从待分配的遗产金额一致增加的不同方案来看,首先当个体满足了自己其生存所需时,其进一步获取生存资源的欲望是会降低的。所以金额从低到高,理性的公平性首先需要照顾弱势者,当大家都能满足生存需要后,理性的公平性应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也许正是塔木德财产分配所根植的基础。

当这样的分配推广到N个人的情况。这样的算法大体说一共有两步:

1.财产不够N个人总需要量的一半时,平均分配,从1号开始,每当有人达到需要量的一半,就剔出他,剩下来的部分让其他人均分。直到所有人都拿到要求金额的一半。

2.财产量大于N个人总需要量的一半而不足总需要量时,每个人得到需要量的一半。再剩下的部分分配法则是:从最大的开始,每当有人的损失与其下一人相同时,就让下一人加入均分的行列。直到所有人的损失都一样。最终让所有人拿到要求的金额。

塔木德分配解决方案,能够从现实条件的理性角度出发,以小见大地既符合了社会的公平性又体现了竞争性,贯彻了博弈思想,可以看做最满足需要的方案。当然,这样一个分配方案模型,若果加入了更多的因素,诸如人情的投资与回报,势必又可以得出一个美妙的结果。

篇二:犹太人的智慧

犹太人的智慧,儒家思想不及

————学习别人,就是更好为了国家和人民

一、三个犹太人必须有四种意见---“没有反对者就活不下去” 三个犹太人有四种意见,这句谚语是犹太人对自己的争辩精神的概括。对于拉比犹太教而言,这不仅是一种现实,而且是一个信念:三个犹太人必须有四种意见!这种信念甚至被用于司法裁决。

《巴比伦塔木德·公会卷》17a便记载了这样一条律法:“如果公会(当时的犹太最高法庭)诸法官一致认定被告有罪,则被告无罪。为何?因为我们从传统中学得:在这种情况下,裁决必须推迟,以期出现对被告有利的辩护。”

不过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1967年六日战争之后,以色列的军事情报局便打了这样一个盹。六日战争的狂胜几乎让所有的以色列人都昏了头,军情局内压倒性的观点是:阿拉伯人不敢再次开战。这种“全体一致”的气氛使得军情局忽视了所有关于埃及和叙利亚即将开战的情报,包括埃及前总统纳赛尔的女婿送出的绝密情报。结果是:以色列国为此付出了血的代价——1973年的赎罪日战争以埃叙两国偷袭得手而开场。以军在战争初期损失之惨重,甚至使得身经百战的独眼名将摩西·达扬一度精神崩溃,悲观地认为以色列国面临毁灭的命运。

战后,痛定思痛的以色列政府在军情局内部设立了一个控制部。这个部门的职责就是“唱反调”,就是针对任何“一致同意”的决策或报告提出不同意见。

中国的孟子讲过“仁者无敌”,该部门的口号却是“思者无敌”。

犹太人认为:“没有反对者就活不下去”。

二、 平等与律法---平行逻辑的基本理念

平行逻辑,是犹太思想传统的重要特征之一。平行逻辑的根本是包容。了解一点宗教史,都知道不少宗教都因为观点分歧互不向相容,乃至大动干戈。犹太教却在差不多两千年里自成一体,虽然近代也有新流派产生,但各派基本相安无事,也没有改变犹太教的本质。

第一,儒家传统的谦卑是修身的一项内容,主要为了实现自身的修为,他人几乎不扮演任何角色。犹太传统的谦卑基于平行逻辑,给他人以平等存在的机会,不是“我比他强”。

第二,犹太传统的谦卑是“认真真正的律法”的手段,是发展智慧的跳板。“自谦”并不是自贬,充分尊重别人的同时,不会不顾事实地贬低自己。而儒家的谦让与对世界的“认识”没有什么关系,孟之反那样歪曲事实的解说并没有不妥。

从根本上说,双方都试图为争执提供一个解决方案,儒家以“不争”代替“争”,不去比谁争的水平高,而是比谁“不争”。当不争者胜出时,争者就消失了。犹太教则鼓励争执,提高争的水平,胜负看谁更能容忍对方观点的存在。由此犹太教的世界始终是多元的。或者说:儒家哲学要分出君子小人,但不能告诉你怎么做才是君子;犹太教不在乎你是不是君子,他要做的是把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都纳入律法之中,列出一个清单。

三、情理分离---平行逻辑落地的前提

犹太人对问题永远保持一个开放的态度:没有一个绝对的答案,

可以否定其他答案,永远不要嘲笑别人的答案。

“世界不确定”和“万物归二”,是平行逻辑的世界观基础,也是犹太人对世界的认识层面。在犹太传统智慧中,宇宙天地不依赖于人而且这是一个不和谐的世界!

《论语》讲“君子和而不同”,《晏子春秋》中有一段用汤做比喻:从不同材质做出来的汤才鲜美。有趣的是,犹太教也有一个类似的概念。“pilpul”的词义是争辩,词根却是调味品,也是用不同味道的交锋比喻犹太贤哲间的辩论。

两者最大的不同是:儒家思想无论如何强调“不同”的重要,总是以“整锅汤”为前提,整锅汤便是“和谐”。君子可以不同,但都是“和”的一部分;反观犹太教的Pilpul,讲的只是不同味道间的冲突,至于这些调味品用来做什么食物,则完全不涉及。

更深一层说,犹太教的“不和谐世界”根本上源于“神的世界”与“人的世界”的分离。与儒家传统强调“天人合一”不同,犹太教传统强调人神的不可逾越,神的世界的主体部分是人完全无法理解,也永远无法达到的。

四、缺乏思考力”是儒家致命弱点

中国儒家文明的致命弱点一一缺乏思考力。这种缺乏思考力的情况在现代中国学者中普遍存在,而且至少从两百年以前就已经开始了。

的确,如果我们拿我们的“求道式思维”与“求经式思维”和“求真式思维”相比的话,我们在两百年间确实没有出现真正意义上

的思想家,更没有像那后两种思维一样出现影响人类历史发展进程的大思想家。这其中的原因多种多样,但整体思考力的低下不能说是一个根本原因。

这种思考力的欠缺在很大程度与儒家思维中的权威来源有关。儒家思想中的权威,也就是评判是否正误的依据。所以中国人遇事讲究“心安理得”,讲究“问心无愧”,一切都是向自己的内心而不是向自己的头脑去寻求答案。

这种“求心”的思维方式本来也有自己的长处,比如比较照顾自己和他人的情感体验,比较容易造成和谐的环境。不过它也有一个致命的短处,那就是这“心安”不仅仅是一种思维的标准和手段,而且是一种生活的目标,也就是追求一种思维上的满足而静止的状态,不去求变求新。徐复观先生曾提出中国传统中存在着“思维的惰性”,其实便是由此而来。

五、犹太人的基本思维是---“思想磨刀石”

犹太人认为思想好像一把刀子,而且只属于自己,不可能把别人的拿来。因此别人的思想只能拿来做磨刀石,训练和提高自己的思维能力。

其实“思想的磨刀石”并不限于不同思维种类之间的关系,同一文化传统内也存在一个“思想的磨刀石”的问题。犹太教的“口传托拉”便是这样一种磨刀石,而且这种磨刀石并不限于少数学者使用,而是通过宗教教育和仪式活动普及到了全民。这样几千年的全民思维锻炼,无疑是犹太民族出色的思考能力的来源。

篇三:对犹太人实行种族灭绝

对犹太人实行种族灭绝

希特勒法西斯对人类犯下了前所未有的恐怖、残暴和战争罪行,其中之一是在战争期间对犹太人的灭绝人种大屠杀。欧洲在战前有800万犹太人,在战争期间600万欧洲犹太人惨遭杀害。

犹太人是一个伟大的民族,有着无比的智慧和适应能力,为世界文明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在欧洲的科学和文艺领域,人们可以看到许多犹太人光辉的名字,其中有无产阶级革命导师马克思、工人运动领袖卢森堡,文学艺术界有世界级的诗人海涅、作曲家门德尔松和画家毕加索,在自然科学界有大科学家爱因斯坦等。在诺贝尔经济奖项的获得者中,有1/3为犹太人。

仇视犹太人,在欧洲历史上由来已久,基本是按宗教—社会—经济—政治这样一种轨迹发展和递进的。

在各种各样的原因中,犹太人信仰古老的犹太教是最重要和最直接的原因。古老的犹太教坚决拒绝接受耶稣是救世主和上帝之子的说法,因此从基督教诞生之日起,就指控犹太人犹大出卖和谋害了耶稣,造成基督教与犹太教的世世代代的怨恨。犹太教有自己的独特的习俗,规定不得食用动物血液,因此宰杀牲畜时必须把血放干净。这个简单的民族习惯,自中世纪以来就被其他民族说成是用基督教徒的鲜血祭神。中世纪欧洲流行黑死病时,有人说是犹太人投毒水井所致。因此,仇恨犹太人的社会氛围就形成了。欧洲犹太人散居在欧洲各个国家,在欧洲基督教反犹排犹的一千多年中,犹太人不能进入各级行政、军事组织,不准拥有土地,并被排斥在城市手工业之外,他们只好从事商业,实际上是被推到金融与商业世界。经商使犹太人有了大量财富,使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受到重大经济危机打击的欧洲社会公众心态极度失衡,于是欧洲各国,特别是德国把仇恨的目光集中到了犹太人身上。与此同时,起到推波助澜作用的,是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出现了一份所谓的犹太人准备征服世界的计划书,即《锡安长老议定书》。尽管这份文件后来被证明是伪造的,但对当时各地出现的排犹浪潮起了导火线的可怕效应。

希特勒反犹,首先导源于他的种族优劣论。他认为,雅利安—北欧日耳曼人是文明的创造者和维护者,犹太人是劣等民族、文明的破坏者和人类寄生虫,声称地球应该由日耳曼优等种族进行统治。希特勒上台后,反犹又增加了政治和经

济因素。在政治上,宣扬犹太人培植的最坏的祸根是民主主义、马克思主义和苏维埃国家。所以,不仅要反对犹太人、反对马克思主义工人运动,而且要对犹太人加以消灭。在经济上,通过反犹能够没收犹太人资产,反犹能够稳定国内局势和转移国内阶级斗争视线。

希特勒法西斯迫害犹太人经历了一个反犹、排犹和灭犹的过程。1933—1935年法西斯当局颁布各种法律,禁止犹太人担任官吏、教师和军人,限制其从事自由职业,剥夺犹太人公民权、禁止同雅利安人通婚,禁止书写德语。1938年11月7日制造“水晶之夜”(全国砸玻璃之夜),捣毁犹太人商店、教堂和住所。随后希特勒政府决定将犹太人排斥出一切经济部门,关闭全部犹太人商店,强行对犹太人经营的企业实行“雅利安化”。自1939年起,法西斯当局强迫犹太人大规模移居国外。自1941年7月起,法西斯德国反犹、迫害发展到所谓“最后解决”,即实施种族灭绝阶段。“最后灭绝”犹太人并不局限于德国本土,而是涉及被德国占领的所有国家——波兰、苏联、东南欧、西欧等国的犹太人,约有600万犹太人在实施最后解决方案中被害,占战前欧洲犹太人总数的62%以上。

吉卜赛人是法西斯当局试图灭绝的第二群体。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前,约有52万吉卜赛人被杀害。同时,黑人和斯拉夫人也被列入被根除和灭绝之列。 希特勒法西斯政权在排斥和驱逐“劣等种族”的同时,对德意志人内部的所谓“无生存价值者”也实行淘汰,其中包括遗传病患者和懦弱者、不合群和无能的人。1939年当局又开始实施“儿童行动”计划,将新生儿中痴呆和畸形的“无生存价值的生命”以“治疗”为名杀死。与此同时,为了在数量和质量方面增强“优等种族”的数量,当局鼓励健康的德意志人多生儿育女,并将党卫队列为优等种族中的精英集团,在繁衍后代方面也要承担更大责任。

相关热词搜索:犹太人 解决方案 希特勒为什么杀犹太人 纳粹为什么要杀犹太人 二战犹太人

版权所有 小龙文挡网 www.xltkwj.com